IPO前分紅金額接近三年凈利總和 博泰家具“分掉”凈資產六成后募資補流

專注海外市場,業務模式以ODM/OEM為主的浙江博泰家具股份有限公司(下稱“博泰家具”)近日披露招股說明書,擬在上交所上市,募資6.10億元用于年產180萬件坐具生產基地建設項目、研發中心建設項目、信息化系統升級建設項目和補充流動資金。

《大眾證券報》明鏡財經工作室記者發現,博泰家具一方面在上市前分紅1.47億元,一方面又擬募投補充流動資金7000萬元,而且在今年市場環境不利、公司面臨訂單延遲或取消風險的情況下,仍擬“逆勢”擴充近一倍產能。另外,公司第一大供應商報告期內社保繳納僅3-6人,不由讓人為博泰家具供應商質地、募投后的產能消化能力捏一把“冷汗”。

左手分紅、右手募資補充流動資金

以辦公椅、沙發及休閑椅等家具研發、生產、銷售為主業的博泰家具,2017-2019年,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4.84億元、7.06億元、8.29億元,實現凈利潤分別為2589.03萬元、4741.71萬元、8493.76萬元,三年合計實現凈利潤為1.58億元。

招股書顯示,博泰家具在2017年、2019年兩次決議對上年度利潤進行分配,其中2016年度現金分紅為6600萬元,2018年度現金分紅8056.80萬元(見圖一),兩次現金分紅合計達1.47億元。

圖一:報告期現金分紅情況截圖

而根據招股書, 2019年底,博泰家具凈資產僅2.40億元(見圖二),博泰家具報告期內兩次分紅累計金額超過了公司當前凈資產的60%,幾乎分光了公司近三年累積的凈利潤之和,尤其是2018年,現金分紅金額是當年4741.71萬元凈利潤的1.7倍。

圖二: 2019年公司凈資產截圖

IPO前的分紅幾乎“掏空”了博泰家具多年累積,截至2019年底,公司未分配利潤僅剩余300.72萬元(見圖三)。記者發現,博泰家具股權比較集中,公司的實控人為周新、周擇人、郭愛萍,其中周新、周擇人系父子關系,周新與郭愛萍是夫妻關系,三人合計持股占比達83.62%,按持股比例來看,兩次分紅,實控人一家分走了1.23億元。

圖三:2019年底公司未分配利潤截圖

按理來說,如此豪邁的分紅,公司應該錢袋鼓鼓,但讓人費解的是博泰家具卻一直大喊“缺錢”,稱公司融資方式、數額有限,其擬從此次募投的6.10億元中,用7000萬元來補充流動資金。

博泰家具表示:“隨著公司業績增長,需要投入更多的營運資金,用于業績增長所需的各項經營運作支出,2019年公司營運資金周轉率呈下降趨勢,有必要對營運資金進行補充。然而,公司目前采取的銀行貸款、內源融資等融資方式,融資數額有限,無法彌補日益增大的流動資金缺口,難以支撐企業經營業績持續發展所需的資金需求。因此,公司通過募集資金進行流動資金的補充具備必要性?!?/p>

那么,公司聲稱現金流動不足和IPO前兩次大手筆現金分紅相矛盾,左手分紅高達1.47億元的公司,為何右手又要募資7000萬元補充流動資金?

對此,博泰家具回復稱:“根據公司現行《公司章程》規定,公司可以采取現金或者股票方式分配股利。公司上市前的利潤分配符合相關法律、法規的規定,公司利潤分配不超過累計可分配利潤的范圍,不損害公司持續經營能力?!?/p>

訂單存取消風險仍大肆擴產

博泰家具擬IPO募資的6.10億元中,擴充公司產能是“重頭戲”。根據招股書,公司擬募投4.00億元用于年產180萬件坐具的生產基地建設,這將為公司新增辦公椅產能約130萬套、沙發產能約50萬套。

對比2019年數據,公司辦公椅的產能為150萬套(見圖四),這意味著,按募投計劃,博泰家具的辦公椅產能將擴充至280萬套,是2019年的1.87倍。另外2019年公司的沙發產能為30萬套,募投過后,沙發產能將增至2019年的2.67倍。

圖四:公司報告期主要產品產能截圖

銷量方面的數據顯示,2017-2019年,公司沙發銷量分別為16.39萬套、23.94萬套、29.38萬套,2018-2019年分別增長46.06%、22.72%。報告期內,博泰家具辦公椅的銷量分別為85.56萬套、108.84萬套、142.97萬套,2018-2019年分別增長27%、31.57%,根據該擬募投項目三年的建設周期安排,即便公司能一直按照此前的銷售增速成長,擴充后的產能消化也非常勉強。

更關鍵的是,博泰家具的銷售嚴重依賴海外市場,根據招股書,2017-2019年,公司境外收入分別為4.03億元、6.00億元和7.57億元,對應的營收占比分別為84.26%、85.29%、91.53%,無論是海外銷售總額還是在營收總額中的占比,都呈現出上升的態勢。

博泰家具在招股書中強調:“國外市場變化受政治、經濟、貿易摩擦等多方面因素影響,如果海外市場需求受上述因素影響而出現萎縮,則可能會對公司出口業務產生不利影響,進而影響公司經營業績。2020年3月以來,部分海外訂單面臨延期或取消的風險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將可能會導致公司2020年上半年的經營業績出現下滑,并對2020年全年經營業績產生不利影響?!?/p>

在大環境不利、訂單面臨取消風險的情況下,博泰家具仍擬募投4億元,大肆擴充產能,不由讓投資者對公司募投后產能或出現過剩、無法消化的風險充滿擔憂。

博泰家具在給《大眾證券報》明鏡財經工作室的回復中也承認:“公司產品銷售以外銷為主,其中美國地區為公司外銷的主要地區,報告期內公司銷往美國的銷售收入占公司銷售收入總額的比例較高,分別為41.90%、40.71%和46.40%。銷往美國的產品關稅稅率加征25%。如果未來美國進一步加征關稅,或全球其他地區針對行業也采取類似的貿易保護措施,則可能對行業和公司業務產生重大不利影響,甚至導致公司上市當年出現經營業績下降超過50%的情形?!?/p>

即便如此,博泰家具仍不擔心公司募投項目的產能消化,其表示:“公司募集資金投資項目均圍繞公司現有主營業務、產品研發與生產工藝核心技術以及發展規劃展開。募集資金投資項目切實可行,募集資金數額和投資項目能夠與企業現有生產經營規模、財務狀況、技術水平和管理能力等相適應?!?/p>

最大供應商社保繳納僅6人

招股書顯示,2017-2019年,公司直接材料成本分別為2.96億元、4.44億元、4.84億元,占主營業務的成本比重分別為78.04%、77.72%、77.78%。

博泰家具表示:“公司的戰略采購部負責供應商管理及價格等商務談判,定期對供應商進行考核,考核合格的納入合格供應商名單。而品質部門按原料的到貨批次對供應商供貨情況進行考核,并將考核結果反饋給戰略采購部,并由戰略采購部對供應商實施相應的管理措施?!?/p>

報告期內, 安吉遞鋪泇峰皮革商行一直是博泰家具重要的供應商,其中2017年為公司第二大供應商,當期采購金額為1463.85萬元,2018-2019年為公司最大供應商,對應的采購金額分別為2174.77萬元、3175.93萬元(見圖五)。

圖五:報告期前五大供應商截圖

企查查數據顯示,安吉遞鋪泇峰皮革商行成立于2016年1月,為個人獨資企業,認繳出資金額僅20萬元。然而,該公司成立次年即成為博泰家具第二大供應商,博泰家具該年向其采購金額近1500萬元,營業成本的占比達到3.83%。而安吉遞鋪泇峰皮革商行2017年年報顯示,該公司參加基本養老和醫療保險的人數僅為4人。而且,這種情況在其上升為博泰家具第一大供應商的2018年、2019年也沒有太大改變,這兩個年度,該公司參加基本養老和醫療保險的人數分別為3人、6人。而安吉遞鋪泇峰皮革商行2019年年報顯示,當年其營收額已超過5000萬元,納稅額超44萬元。

公司目前最大供應商,在報告期內繳納社保人員僅為3-6人,難免讓人對該供應商質地打一個問號。更讓人疑惑的是,其為何能在成立僅一年便成為博泰家具的第二大供應商,而且公司向其采購額隨后還一路攀升?博泰家具對安吉遞鋪泇峰皮革商行的考核主要圍繞哪些方面進行?向其采購的產品,公司又如何進行質量控制?安吉遞鋪泇峰皮革的員工規模是否能和其超3000萬元的年供貨額相匹配?是否存在訂單轉包的情況?

對此,博泰家具回復稱:“公司對采購的產品有著嚴格的質量控制。公司轉椅事業部與沙發事業部各下設一個品質部,品質部下又分為來料檢驗小組、制程檢驗小組與成品檢驗小組。其中,來料檢驗主要針對原材料采購環節,品質部查詢訂單并進行核對,來料抽檢主要關注外觀、重量等因素,海綿、底盤、氣壓泵、扶手、椅腳等原材料需送測試房測試。測試合格后,品質部在訂單上簽字并出具合格品報告單。對于不合格原料,品質部開具質量反饋單,通知執行采購部,執行采購部應及時通知供應商退貨,限期對不合格品做出處理。安吉遞鋪泇峰皮革商行主營業務涵蓋皮革批發,其員工規模與公司向其采購規模相匹配?!?/p>

記者 尹玨

編輯:newshoo

相關閱讀:

广西老快三基本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