獨立性引關注 可靠護理近半營收來自兩關系客戶

繼豪悅股份之后,又一家ODM業務為主的衛生護理用品企業——杭州可靠護理用品股份有限公司(下稱“可靠護理”)準備沖擊A股。

不過,《大眾證券報》明鏡財經工作室注意到,營收規模更小的可靠護理對大客戶依賴程度卻高于豪悅股份,尤其是2019年,來自前兩大客戶的營收占比超過47%,而且這兩大客戶均與公司存在關系——其母公司不是可靠護理就是可靠護理重要子公司的第二大股東,獨立性引人關注。

還有,可靠護理此次 IPO募投核心項目為產能擴充,嬰兒紙尿褲、拉拉褲則是主要方向,達產后的產能較2019年將猛增近63%。但與豪悅股份最近3年產能利用率均高于100%且整體提升不同的是,可靠護理最近3年嬰兒紙尿褲、拉拉褲的產能利用率從91%出頭大降到不足77%,結合銷量增幅不到19%,主要募投項目合理性、募資資金使用效率也令人矚目。

營收占比超47%的兩大客戶與公司存關系

近日,主要產品為紙尿褲、拉拉褲、護理墊等成人失禁用品、嬰兒護理用品的可靠護理,披露了IPO招股說明書申報稿,擬登陸創業板。

可靠護理對有自主品牌的成人失禁用品評價頗高,但招股書顯示,2017-2019年,公司營收實際上主要來源于嬰兒護理用品為主的ODM業務——期間ODM業務銷售額占比分別為76.24%、71.16%、72.71%。

不過,與也是ODM業務為主的同行豪悅股份不同的是,營收規模更小的可靠護理卻更依賴大客戶。2017-2019年,公司來自前五大客戶銷售收入分別為57078.43萬元、63223.66萬元和80473.74萬元,同期銷售收入占比分別為72.52%、69.76%和68.56%,招股書中也承認,“前五大客戶收入較為集中”(見圖一)。

圖一:可靠護理招股書前五大客戶截圖

此前已過會的豪悅股份招股書顯示,2017-2019年前五大客戶銷售收入分別為3.46億元、7.49億元和10.92億元,同期銷售收入占比分別為45.49%、51.66%和55.92%(見圖二)。以2019年來看,營收11.74億元的可靠護理前五大客戶收入占比,要比營收19.53億元的豪悅股份高12個百分點以上。

圖二:可靠護理嬰兒紙尿褲、拉拉褲狀況

而且,可靠護理最重要的兩大客戶,與公司都存在關系。

JS UNITRADE MERCHANDISE, INC.(下稱“JS UNITRADE”),一直是可靠護理報告期內的第一大客戶。譬如2019年,公司來自JS UNITRADE的營收為40319.80萬元,營收占比高達34.35%。

招股書顯示,2016年,與JS UNITRADE受同一實際控制人控制的PACKWOOD受讓了可靠護理股份,但不參與公司日常經營決策。截至發行前,雖然PACKWOOD持有可靠護理股份不足5%為3.68%,但仍是可靠護理發行前的第二大股東。

廣州杜迪嬰幼兒護理用品有限公司(下稱“廣州杜迪”),則是可靠護理報告期內新增的前五大客戶,2018-2019年均為公司第二大客戶;2019年公司來自廣州杜迪的營收15007.41萬元,營收占比12.79%。

根據招股書,廣州杜迪與可靠護理的重要子公司可艾公司(可靠護理持股80%)的少數股東健合香港(持股可艾公司20%)同受H&H國際控股控制,因此從實質重于形式的原則出發,認定為可靠護理的關聯方,與其業務構成關聯交易。

值得注意的是,JS UNITRADE未與廣州杜迪一樣認定為關聯方,公司招股書稱,可靠護理對JS UNITRADE和PACKWOOD的銷售不構成關聯交易,但作為特殊交易事項披露。

實際上,2018年來,可靠護理來自與公司存在關系的上述兩大客戶的營收占比已然近半,2018年為46.83%,2019年還提升到47.14%??杀日盏氖?,豪悅股份同期前兩大客戶的營收占比分別為39.98%、31.13%,明顯下降。

眾所周知,一家公司業務如果長期較嚴重依賴于少數客戶,經營持續性、業績增長性可能受到這些客戶的明顯影響。如果這些客戶還與自身存在關系,這家公司業務的獨立性勢必有待商榷。

核心募資投向引發募投合理性等問題

此次沖擊A股,可靠護理擬募資7.88億元,用于智能工廠建設項目、技術研發中心升級建設項目、品牌推廣項目、補充流動資金等。

智能工廠建設是可靠護理IPO募投核心項目,擬投入募資5.70億元。招股書顯示,主要用于新建嬰兒紙尿褲、嬰兒拉拉褲、成人紙尿褲、成人拉拉褲、成人經期褲五類產品共計10條生產線,設計年產能為11.66億片。其中,嬰兒紙尿褲、拉拉褲設計產能合計8.13億片,為募投擴建產能最主要的方向。

不過,明鏡財經工作室翻閱招股書發現,可靠護理報告期內的嬰兒紙尿褲、拉拉褲的產能利用率整體下滑明顯。2017-2019年,伴隨公司嬰兒紙尿褲、拉拉褲的產能從8.87億片逐年上升到12.95億片,產能利用率則從2017年的91.27%,到2018年猛降至71.05%,2019年雖有所回升,但76.65%的產能利用率仍大大低于2017年(見圖二)。

同時,按照可靠護理在招股書中所稱的募投項目進度,智能工廠建設3年完成,也就是說,3年達產后嬰兒紙尿褲、拉拉褲的產能將從2019年的12.95億片增長到21.08億片,產能增幅將達62.78%,遠遠高于公司2017-2019年的46.00%產能增幅——這期間產能從8.87億片增長至12.95億片。

招股書關于智能工廠建設項目實施的可行性,可靠護理表示:“市場需求旺盛,有助于產能消化”,尤其是關于嬰兒護理用品,招股書稱“嬰兒紙尿褲方面,國產品牌憑借復合芯體迅速崛起,公司作為嬰兒護理用品高端制造領域的代表廠商,發展前景廣闊,市場需求旺盛?!?/p>

但可靠護理在過去3年產能增長46%情況下,同期嬰兒紙尿褲、拉拉褲的銷量增長率只有18.93%,從8.19億片增至9.74億片(見圖二),也就是說銷售增幅遠遠趕不上產能增幅。

這又與IPO募投重點也是提高嬰兒護理用品產能的豪悅股份不同,豪悅股份招股書顯示其嬰兒紙尿褲(含拉拉褲、尿片)2017-2019年產能利用率不但均超100%,而且整體提升,從108.35%上升到113.66%(見圖三)。

圖三:豪悅股份嬰兒紙尿褲(含拉拉褲、尿片)狀況

實際上,從可靠護理的ODM業務來看,嬰兒護理用品領域合作企業也并非寶潔(幫寶適)、金佰利(好奇)、瑞德(菲比)、花王(花王)、尤妮佳(moony)、大王(大王)等國際一線企業的品牌,也不是像2019年嬰兒紙尿褲銷售額已超過12億元的恒安集團這樣國內品牌領軍者。

例如,可靠護理最主要客戶JS UNITRADE,招股書顯示其產品主要市場為菲律賓,而根據歐睿(Euromonitor)最新數據,東南亞增長最快的嬰兒紙尿褲市場是印度尼西亞、泰國和越南。從招股書來看,2010年下半年起,公司便與菲律賓JS建立正式的合作關系,2011年對菲律賓JS的銷售額已達到23421.45萬元,8年后為4億出頭。

招股書還顯示,廣州杜迪為合生元旗下企業,杜迪品牌2019年紙尿褲銷售額為3.11億元。還有萬邦健康,公司招股書中稱其在國內微電商渠道快速崛起。這意味著,可靠護理ODM業務的主要合作企業經營、業績的持續性可能仍需要時間檢驗。

那么,可靠護理嬰兒紙尿褲、拉拉褲的未來銷量能否匹配大幅提升的產能?嬰兒紙尿褲、拉拉褲產能利用率會否進一步下滑?募投項目重點擴產嬰兒紙尿褲、拉拉褲的合理性、必要性,以及募投資金的使用效率乃至會否出現募投項目變更等,恐怕都引人思考。

記者 爾東

編輯:newshoo

相關閱讀:

广西老快三基本走势图